来自知乎问题我是一个跛足女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其他的残疾朋友是如何面对的?

在我6岁刚上小学学前班的时候,某一天中午在回校过马路时没有看到对面来的一辆大卡车,不幸被卷到车轮下,从此失去左小腿。当时我妈妈很伤心,而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冒了一句“都已经这样了,哭也没有用了”。大家夸我心态好,其实现在想起来才知道,那时候,真的只是年少无知,还不明白这件事对以后的生活会有多大的影响。

当时,我真的没有觉得这件事很严重,我依然可以看书写字学拼音讲故事,虽然不是在学校而是在医院。基本上我从学前班到小学一年级都是在医院度过的(除了当场的截肢,后续还有一系列手术),从镇上的医院到地级市的中心医院都呆过很长时间。那时候在医院里没有觉得很苦闷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小开心,因为每天可以不用做作业,功课只需要妈妈稍微讲一下就懂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把玩亲戚们买来解闷的小玩具,还可以每天期待进来打针的是哪位护士,看见是我喜欢的打针不疼的护士就会高兴好一阵,偶尔当她们有空的时候也会到病房里串串话说说笑笑,我也会很高兴地给病房的病友们唱唱歌。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还是挺开心的。

回想起来,当时的心态真的是够好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啥都不想,眼前有啥就干啥。

后来,从医院出院以后,装了假肢(义肢),生活是可以自理了,上下坡楼梯都没问题,甚至平坦一点的小山也可以爬一小会,但走路终还是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灵活自如,当然也不如正常人走路好看。

不过从小学到初中到大学到现在工作,生活其实一直过得都不错,小学的时候当各种班干,初中的时候和一群铁哥们天天泡网吧玩游戏,当然功课也没落下,老师们也喜欢,高中的时候和老师同学们的关系也挺不错,到大学时在各种社团瞎混,后来也做过一些领导工作,干得也还不错。最最重要的是,从小学到大学,身边的朋友很多。有时候我也会想,这么多朋友,跟我在一起玩一起走路,会不会多少觉得有一些有碍观瞻?但是我发现朋友们从来不会因为我的身体原因而有任何不高兴的地方,一点点都没有。也从来没有人因为身体的原因而质疑我能不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发现这件事让我觉得十分高兴,因为它让我知道我的担心我的自卑完全是多余的,没有人把你当成特殊的人群,他们一样觉得你可以自理,一样跟你开玩笑让你请吃饭,一样把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一样跟你出去游玩,一样跟你骑自行车。甚至,当你在某些方面做得比别人要好的时候,他们一样羡慕你景仰你。这一点让我在精神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慢慢地,我也和他们一样,不再把我当成一个残疾人来看了,我慢慢觉得我其实就是一个正常的人,没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在银行,我也和正常人一样排两个小时队办业务,在公交上,我也会给不方便的人让座,在旅游景点,我也和正常人一样买全价门票。

其实回想起来会发现,身边的人没有那么在乎你身体上的一点小缺陷,真正在乎的是你自己。当你把自己这关过掉,把心打开,去跟周围的人们认真的接触认真的交流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也会同样真诚地来对待你。同样,当你打开心扉,去追求自己的爱好,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去拓展自己的知识能力的时候,你也会发现,这美好的世界给予你的并不比给予任何一个人的要少了什么。

有了这样的心态,再来回到这个现实的世界,会发现,其实仍然会有人多看你几眼。但是回到我自己,我发现当我看见一个脚有问题的人的时候,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这实在是太正常,完全不代表任何的恶意。

迄今为止,还没有碰到过任何人对我的身体缺陷有过恶意的评价。不过,即使遇到,我想我也不会有什么太过激的反应,因为,这是一个事实,我已经很坦然地接受它了,没有什么伤口可以再被戳中。

反而,我会在心里冷笑一下,可怜的人,这点修养都没有,怎么做人做事啊。

总结一下,其实外界不存在什么压力,所有的压力都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当你坦然地去接受这一事实,然后认真地去跟人打交道,认真地做事,你会发现,世界仍然是美好的,而且没什么能改变这一事实,包括你身体的缺陷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