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电影《第八个嫌疑人》

2023年11月20日

cover

电影《弱点》

2023年10月7日

cover

个人主页5.0升级全记录

2023年9月28日

cover

在M2 Macbook上运行ChatGLM2

2023年7月11日

cover

使用Gitlab Pipelines执行定时任务

2023年6月16日

cover

骑车通勤一周年

2023年6月2日

cover

企业信息化及系统建设的思路

2023年4月18日

之前写过一篇《谈谈我对工具软件的理解》,与本篇有较大的关联性,如果不清楚写了什么,建议先复习一遍再看本文。

我在招聘IT产品经理的时候经常问2个问题:

  • 所有人都很讨厌报销流程,那为什么每家公司都还要设置报销流程?
  • 一家公司在什么时候设置报销系统是合适的?

第2个问题先按下不表,先说第一个问题。

中国互联网的人才趋势观察

2023年4月17日

2022年可以说是互联网行业的滑铁卢之年,国内大厂在被重拳出击之后迎来了浩浩荡荡的裁员大潮,国外大厂也在下半年开启了规模不小的裁员。

尽管在此这前已经有种种征兆,但对于不在这个行业的许多人来说,还是会觉得很突然:说好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财富,为什么说裁员就裁了?

谈谈我对工具软件的理解

2023年2月7日

cover

2021-2022年总结

2023年2月4日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2023年2月,在舒舒服服地躺平一个春节之后,还是应该来写一下这两年的总结。

小麦同学

如果以2021年末小麦出生作为分界点,那么这两年就泾渭分明地变成了截然不同的2个部分,一半在准备小麦的到来,一半在应付小麦到来之后的事情。

打算要小孩并不是一个很成熟的决定,我一直没有想好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决策。经过反复思考,也没有能解答心中的疑惑,即到底为什么要生小孩?我能想到的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很多人在成年、毕业、就业、成家以后就不打算再有更多的生活规划了,于是养小孩很自然地成为了下一个生活重心。但于我而言,还有很多想去做的事情,因此并不是太情愿把大量的时间放到小孩身上。正是这一点让我犹豫不决。

但是时间不等人,想不清楚的问题也许在若干年后最终会想清楚,但若干年后再要小孩已经是一件不太好实现的事情了,于是就要吧。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也做了非常长时间的心理建设。一旦有了小孩,不可避免地就要失去自由支配时间,让自己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

好在小麦并没有太为难我们,这两年中几乎所有的过程都很顺利。尤其是小麦出生以后,各个方面的表现都非常棒,叫“天使宝宝”完全不过分。除此之外,一个新家庭成员的到来也确实增添了挺多乐趣。

一边是自由时间被压缩到极限,一边是新生命带来的新体验,日子也就这么过过来了。

记录两件离谱的事情

2023年1月18日

广电号码被永久停机

广电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运营手机通信业务,开放了192号段的手机号。当时去看了一下,发现一个非常好的生日号码(不能再说更多了,因为实在太好了,再多一句就能猜出来完整的号码),而且刚好归属地是深圳,就立刻申请了。申请之后两三天,SIM卡就邮寄到家了,之后就一直当成备用号码使用,也没什么问题。

上周日(15号)突然发现这个号码被停机了,打了客服电话说是要去营业厅二次实名认证。此时已经不点不耐烦了,但还是去了。在营业厅排队一个多小时,然后进行认证。

整个认证过程索要的信息已经超出运营商必要的范围了:

  • 拍身份证照片
  • 要求查询名下所有手机号,拍查询结果,包括其它运营商的手机号数量
  • 举牌拍照,牌子上是一个承诺书,什么不转卖之类的
  • 如果其它运营商有2张及以上的手机号,还需要提供居住证明之类的(我不需要提供)

然后告知,24小时内会复机。

今天周三(18号),突然想起来应该看看这个号的状态,发现仍然是停机状态。于是再次打客服,然后客服的话直接震惊到我了:

查到周日的确有提交二次实名认证,也查到状态仍然是停机,这说明这个号码无法复机了,只能弃用

我问了一下为什么,客服只说是被关停的,无法复机,再给不出更多信息,并且说在广电投诉也无法解决问题。

于是我在工信部投诉了,后续待更新,但基本上不对结果抱有期望,话费能不能拿回来都是未知数。

写在新冠三年末

2022年12月23日

2020年新冠爆发,没想到居然持续了三年。2022年末,终于要收尾了,按新冠纪年的话,刚好是新冠三年末。

回想起来这三年,几乎每一个生活细节都或明或暗地与新冠扯上了一些关系,总体还是让人非常压抑的,因此也想在这一段即将画上句号的时候尽量以白描的方式做一个记录。

2020年01月 湖北封省

12月时已经对武汉发生的不明原因肺炎有所耳闻,但当时并没有当回事。1月21日下午5点(据高德地图记录)从办公室出发,在东莞接上家人,自驾了一夜,回到湖北老家(农村)。

23日(除夕前一天)上午武汉发出1号通告,宣布武汉封城。随后在一天的时间内湖北各地陆续公告封城,至24日除夕,湖北封省。

至此可以确认情况已经严重到一定程度了,我们开始在家庭群倡议过年不走亲戚。对于上一辈的人来说,过年不走亲戚可以说是快到大逆不道的程度了。最终年轻人攻势强大,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一安排,但心里仍然是多少有些疙瘩的。

接下来的几天,政策逐步到基层了,门口的路也都堵起来了,大家也自觉不再串门了。至此第一阶段的兵荒马乱算是告一段落。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过年,由于没有了串门活动,反而显得很清静:睡到自然醒、吃饭、烤火、磕瓜子和聊天。每天望着窗外的菜地,看着萝卜白菜一棵一棵被挖出来吃掉。

过年的9天假很快就过去了,按计划是要上班的日子了,但是因为封省无法外出,就开始了几个星期的远程办公。老家的桌椅都是木制的,天气也很冷,桌子也偏矮,很难找到一个舒适的办公环境,于是我大部分时间都坐在车里办公。

总体来说,这段日子是一种很奇特的经历,第一次碰到有路不能走的情况,第一次碰到长时间远程办公的情况,自从上中学以后第一次在家里过年待这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