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棉花帝国》读后感

2022年10月28日

cover

关于非接触IC卡的一些记录

2022年10月8日

今年上半年因为捣鼓门禁的原因,重新研究了一下非接触IC卡,记录一下。

概念和技术特征

一般使用的非接触IC卡全称叫 Mifare S50 1K卡,是否严谨并不重要,总之用这些名字能找到一些确切的资料。

工作频率:13.56MHz,也被称为高频卡。感应距离大概在1cm左右。

存储结构

Mifare S50 1K卡的存储空间总共有1K。分为16个扇区,分别编号为0-15扇区。

扇区内结构

每个扇区的结构如下:

块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块1: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块2: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块3: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块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块1: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块2: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块3: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

00表示一个字节,使用16进制表示。

可以看到扇区分为4个块,每块有16个字节。

其中块0-2是数据块,块3是控制块。即块3不能用于存储数据。

疫情改变了什么

2022年8月30日

cover

为博客添加Twitter卡片

2022年8月29日

cover

使用脚本改进VSCode Markdown博客编写体验

2022年8月25日

cover

关于代码风格

2022年8月19日

2016年的旧文,之前未发表,时隔6年后整理一下发出来。

如果从我写下第一行代码开始算的话,我写代码的历史大概已经超过20个年头了。这20多年里接触过各种各样的语言,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代码风格。当然也见证了很多代码风格引起的撕逼大战。

对于代码风格这种事情上的架,我一般不参与吵的,觉得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直到今天(2016年)打开微博看到几十条评论,有点蒙圈。

事情的起因是上周我在微博上发了一个条吐槽:

最近面试好多人连12345这五行代码的执行顺序都讲不清楚。就算不知道5我也忍了,好多人连1234这四行代码是什么顺序跑的都搞不清楚。现在前端门槛低到这样的程度了么?(为了把它们排到第12345行上,刻意调整了代码格式,请轻拍。)

附上了一段代码:

javascript
for(var i=0;
		i<3;
		i++){
	setTimeout(function(){
		console.log(i)
	},0)
}
for(var i=0;
		i<3;
		i++){
	setTimeout(function(){
		console.log(i)
	},0)
}

然后今天收到了一堆吐槽:

  • “花括号不换行,烧死”
  • “等号两边不换行,烧死”
  • “逗号右边没加空格,烧死”

在微博上也零碎地做了一些回复,不过还是觉得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完,于是有了这篇。

2020总结

2021年3月13日

2020年的第一天是如何开始的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了,现在来猜测一下,估计已经是快要开始进入回家过年的兴奋中了。然而这份兴奋还没来得及留下什么印象,就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冲散得无影无踪。

总而言之,一个复杂的新年开始来了。

1月23日,年二十九,武汉封城,随后湖北封省。就此开始没有走亲戚的过年,以及随后的居家办公。

于我而言,每天看着疫情数字和武汉的各种神奇操作,焦虑和揪心都少不了。但就个人而言,却并不觉得有很不幸。目睹了身边的亲戚,因为隔离不能重返工作岗位,一边心里无比焦急,一边还要顾及过年的氛围多少需要一些自我安慰。相比之下,我能不受影响地工作,公司继续保障每个月的收入,算幸运了。

这段日子不能说刻骨铭心,却也算得上印象深刻了。有吃有喝,还有点无所事事,能和家人在一起待这么久,也很好。

写代码是一件与确定性为伍的事情

2020年9月19日

我们所处的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但有一件事是不存在不确定性的,即写代码。

多年以前,在我刚入行不久的时候,有一位前辈和我说过“出现问题的时候,先怀疑是自己的原因,因为机器是不会出错的,错的永远是人。”这句话我记了很久,也时不时就会翻出来回想一番,也会冒出很多更细的想法:那机器不也是人造的?机器的程序不也是人写的?就一定是自己的原因,不能是别人的原因吗?但反复想了很多年,还是觉得这句话相当有道理,即使是别人的原因,那错的也是人而不是机器。

这其实就是写代码时的确定性,我们写的代码会被怎么运行,是非常确定的。即便它要依赖更多的底层软硬件机制,但仍然是确定的,只是找出这个确定性的过程更加复杂而已。

一个例子

如果你看不懂例子,跳过就好。

背景

项目中需要上传下载文件,使用的是某云服务的存储服务。在下载的部分,为了方便,使用Node.js封装了一个下载方法,返回一个Stream,而这个Stream本质上是由http请求库request.js请求后返回的。最后由koa框架返回这个Stream给浏览器。

请求下载 -> 下载方法 -> request.js请求云服务 -> 返回Stream

代码大致如下:

javascript
router.get('/api/download-file', async (ctx) => {
    ctx.body = Download.getPrivateStream(ctx.query.fileId);
});
router.get('/api/download-file', async (ctx) => {
    ctx.body = Download.getPrivateStream(ctx.query.fileId);
});

然而,同样的代码,在不同的项目下,表现却大不一样,A项目访问图片时是直接在浏览器中显示图片,B项目访问同样的图片却变成了下载。调试工具一查看,发现它们有不一样的HTTP Header返回:

  • A项目Content-Type: image/png
  • B项目Content-Type: application/octet-stream

七月的风 八月的雨 还有九月的碎碎念

2020年9月16日

七八月,又是一年新朋友从校园走入职场的季节,也是又一年职场困惑季的开始。

加班与内卷

在996被全民声讨之后,“奋斗逼”又成为了被声讨的对象。然而很多人声音很大,却未看明白背后的关系。

去过台湾的话,会发现台湾的朋友很敬业,在自己的岗位上怡然自得,初看非常羡慕。回来细想,这种怡然自得背后却是“看不到希望”的另一种表达。人活世上,是需要希望的。于有的人而言,努力工作升职加薪便是希望,于另一些人而言,不再相信努力工作可以升职加薪,于是觉得职场不是一个有希望的地方。

《肖申克的救赎》是IMDB评分排名第一的电影,也是我最喜爱的电影之一。这部影片在我看来就是在讲希望。有希望就有可能,而一旦失去希望,即便你逃离了高墙大院,仍然会被自己困住。

生活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你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有选择便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幸运。我看到很多年轻朋友心中仍然有梦想、眼里仍然有星光。

Urlencode踩坑日记

2020年3月31日

cover

【问答】为什么前端越来越复杂?Node.js有什么作用?

2020年3月18日

本文来自知乎问题:为什么要把前端搞的这么复杂,UI 组件不是很好用吗, 难道就是为了推广 nodejs 和 npm 吗?

这个题目中有无数槽点:

画个界面只要快就好了吗?JS类库能帮你解决渲染慢的问题?类库和组件能帮你解决所有的兼容问题?不需要高并发所以就不需要架构?

这里的每一条都值得展开来反驳,但鉴于题主的主要疑问不在这里,就不跑题。

这个问题的核心,抽取一下就是两个:

  1. 为什么前端越来越复杂了
  2. Node.js在前端开发中是干什么的

为什么微信的登录一定需要手机

2020年2月24日

来自知乎的问题,原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0040312/answer/1034679430

先说结论:微信是一个移动端通讯工具,再通俗一点,它就是一个手机软件。至于电脑版什么的,就是随手一做,如果威胁到手机版的地位,关掉都不会有人心疼的。

知乎确实迎来新一辈的朋友了,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微信诞生的背景,也没有人在乎背后的逻辑了。微信在知乎上的口碑也从一开始的神作,变成了最被唾弃的软件。

先问几个问题:

  1. 微信10亿左右的月活用户(最近没翻财报,但大约是这个数字,量级不会错),你们猜有没有1亿人使用PC微信?
  2. 为什么你一边骂着微信,一边却离不开微信?